9月16日国家文物局举行“考古中国”重大项目重要进展工作会会上通报在郑州商城遗址一高等级贵族墓中出土了一件金覆面专家称其年代早于三星堆黄金面具同时出土的还有4个

9月16日国家文物局举行“考古中国”重大项目重要进展工作会会上通报在郑州商城遗址一高等级贵族墓中出土了一件金覆面专家称其年代早于三星堆黄金面具同时出土的还有4个
9月16日国家文物局举行“考古中国”重大项目重要进展工作会会上通报在郑州商城遗址一高等级贵族墓中出土了一件金覆面专家称其年代早于三星堆黄金面具同时出土的还有4个金泡、金箔以及以金箔为地镶嵌绿松石的牌饰等刷新了对中原地区黄金文化的认知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顾万发说“这是全国范围内所有商文化遗址中首次发现的唯一一个金覆面”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研究馆员黄富成介绍称“发掘出土时金覆面贴在墓葬M2西侧的墙壁上正位于墓主人头侧大小基本能覆盖一个成人的面部”四川广汉的三星堆遗址曾出土了大量黄金制品其中以黄金面具最具代表性而在中原地区的多处商文化遗址中此前仅零星发现过黄金这次发现“对于探讨我国西南地区相当于中原商文化晚期时段黄金面具文化的直接来源问题提供了非常重要的线索”顾万发说新发现也为我们提供了更多研究课题——金覆面是本地制作的还是文化交流而来的?从中原地区的郑州商城到西南地区的三星堆黄金文化又是如何发展演变的?商代金覆面的真正文化含义是什么?金覆面与西周时期流行的玉覆面又有何承继关系?这些“谜题”的答案我们拭目以待